投稿热线:0351-4885129 | 投稿邮箱:sxxncw@163.com

那年我们一起走过文化艺术

忆红卫水渠建设的战友程进三同志

发布时间:2021-10-08 09:16:31  作者:原家富 宋一民  来源:山西新农村建设网
| 分享 |

今年是阳城县红卫水渠开工建设55周年,当年参加引水工程的民兵,绝大多数已不在人世,我们这几个年龄最小的“娃娃”,现在都已古稀之年。每当想起那战天斗地的岁月,心中就百感交集、场景仿佛就在眼前。  


image.png


  程进三,原尹庄乡卫家凹人,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大学生,在校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1958年山西林业专科学校毕业后,留校任教,那年他刚22岁。在国家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1960年冬,程进三主动要求下放回乡支农,目标只有一个:帮助家乡父老解决吃水难问题。

  说起吃水难,阳城县卫家凹人有说不尽的酸楚,诉不完的苦涩。卫家凹地处四面环山的山沟,祖祖辈辈吃水完全靠打水囤(也称旱井或水窖)蓄存地面雨水而生活。1959、1960连续两年大旱,水囤里的水用完之后,全村人便四处出去找水,甚至钻到废弃的煤窑下面取那高硫高矾的脏水应急,也曾一度出现全村男女老幼天不明就远赴七八里之外的杨庄沟、坪头和南关担水的壮观场面。这一幕幕困境,促使程进三痛下决心,笃定回乡解决水困。


image.png


  村里有处最低的地方叫沟底,有一眼古井。传说因为有妖怪吃人,而被深深埋在了地下。先辈们还在旁边建了一个小庙,庙中供奉着龙王爷。1961年春,他带着几个青年挖开了这个“井”,掏尽了填在井中的泥土石块。看到的只是先辈们用一锤一钻在这青石板的地层上凿下去近20米的黑窟窿,周边见不到一丝缝隙,只好作罢。

  第一个希望破灭了。程进三只好求助于科学,请来了县里和地区的水利专家,先后勘测多次,结论始终如一:卫家凹的地下没有浅层水,只有穿透200米的石灰岩地层才有水,没有打深井的条件。

  希望又一次破灭了。1962年,中央贯彻调整、巩固、充实、提高的八字方针,暂停了一批技术类院校。他所在的学校给他来信,让他选择去向:一是到静乐县关帝山林区,二是到垣曲县中条山林区,三是留在农村。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,程进三竟毅然决然地选择留在了农村当农民。

  在村里,他担任了民兵营教导员。把卫家凹村的民兵工作搞得有声有色,年底被晋东南军分区树为政治思想工作的一面红旗(另一个是晋城浪底民兵营)。


image.png


  1963年春,他带领民兵将山上的几处水池挖深挖大,扩充蓄水量。冬季,又以民兵排为单元,为各自生产队打水囤,结束了春播下种和社员争水的历史。

  1964年春节期间,乘去驾岭公社封头大队胡坪自然庄演出文艺节目的机会,偶然见到了隐藏在深山沟的狮婆泉,曾经他也听说过这个“泉”,总以为和卫家凹山上那几处“泉”一样,不曾想此“泉”非彼“泉”,这是一股汹涌喷发的巨大地下水,这让程进三喜出望外,那已经熄灭的解水困之火瞬间在他胸中燃烧起来。

  演出归来的次日,他迫不及待地向大队领导们提出修渠引水的建议,心想一定会得到支持。让他万万没有想到,回敬他的是一片冷嘲热讽,简直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。

  并非支委们无情的嘲讽,而是当时的大队实在是太穷了,粮食吃不饱尚可用糠菜拌年粮来填肚。但是,修渠那是要花钱的呀!生产队秋季分红,多者一个工分两三角,少者只有四五分,哪有那么大的力量,这不是自不量力是什么?

  程进三没有气馁、没有放弃。“农业学大寨”像一股强劲的东风,让他看到了希望的春光。

  1965年春节刚过,公社驻卫家凹包队干部、武装部长芦余庆同志,组织大队干部到大寨参观学习。归来后,程进三趁热打铁,再次在支部扩大会上提出修渠引水的建议,得到了与会者的一致赞同,并决定联合留昌、湾村、土涧、延庄和王坪六个大队共同投资投劳修渠引水。

  3月份,程进三只身远赴河南红旗渠建设工地学习取经。从规划、测量开始,到攀崖、爆破、筑大坝、打隧道、架渡槽,每一个节点每一道工序,他都虚心请教亲身体验,历时半年多。

  学习归来,他就和六个大队的领导班子实地规划渠道走向,先后进行了两次测量。

  1966年春,因冬旱狮婆泉水发生断流,给各大队担水点种带来了困难,程进三和芦部长商量,发动六个大队的男女民兵,在河床上挖沟开渠,将断流的狮婆泉水从蜜蜂崖下引流至湾村境内,做了一次建渠前的大演练。

  6月1日,经过紧张的筹备工作,由尹庄公社的卫家凹、湾村、留昌、延庄、土涧和王坪六个大队组建的二百多民兵,身背行装,自带锹镢,在程进三、姬小善、郭全有、王友管、柴启元和杨犇旦带领下,汇集在驾岭公社封头村胡坪自然庄,举行了隆重的誓师大会。

  为了解决建渠资金,程进三抽调十多个年龄在45岁以上的中年人,到社办磺厂上班,为建渠开辟了一个稳定的资金来源;鉴于刚开工,老石匠们一时还派不上用场,他又抽调十多个年轻人随同老石匠们远赴三窑公社和河南交界处,为红旗渠加工建桥的石拱石料,并为当地建了两座小桥,历时近两年时间,储备到一笔可观的资金。

  既要开源,更要节流。凡是自己能制造的工器具,决不花钱购买。抽调的队伍中,有铁匠、木匠,所用铁锹、镐头、平车等全部是自己打造。施工中需要大量的箩筐,程进三找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,专职到山上割荆条,一到雨天停工,所有的人都编起了箩头。抽调的队伍中有十多个年仅13至15岁的娃娃,不能让他们攀岩跨壁,他便抽调一个大人,带领这些娃娃兵在十里河滩上拣运河卵石烧石灰,做到了人尽其能。

  领导班子是由各大队派出的一位支部成员组成的,包括程进三自己,六个人分工负责各把一关,不脱产、不特殊,身先士卒带领全体民兵奋战在施工第一线。排除各大队内部造反派的干扰,团结带领大家顶严寒冒酷暑,战胜了千难万险,历经了千辛万苦,仅仅用了四年多的时间,于1970年冬实现主干渠通水。


image.png


  鉴于这四年恰与“文革”高度重合,在庆祝通水典礼的仪式上,将原先命名的“胜天渠”更改为“红卫渠”。

  主干渠通水后,建渠队伍从四五百人减至二十多人,继续完成支渠和防护维修工程,直至1976年12月12日县里主导的改扩建大会战为止,由六个大队共建的湾村至渠首的第一期工程才真正结束。


image.png


通水之后,程进三被调回公社主管农田基本建设专业队的工作。1974年,公社党委又让他兼任卫家凹大队的第一书记。仅仅两年,他带领卫家凹的广大社员,在搞好农业生产的同时,开通了三条出村公路,买回了一辆拖拉机,还在修公路筑的大坝后边,将几十块零碎的小块地改造成了二十多亩的大平原。

1976年,时任县委书记的孙文龙同志,决定将红卫渠从湾村往下延伸至白桑,并将已建成使用的湾村以上渠道全部扒掉,做一次脱胎换骨的改造。程进三被调到县农委,主管红卫渠的改扩建大会战工程。


image.png


  这是一次举全县之力的大会战,所需的标准条石均由各公社分散加工。为把好质量关,他夜以继日地徒步穿梭于每一个小山庄、每一处加工点,起早贪黑、风餐露宿、忍饥挨饿。工程尚未结束,这个钢铁汉子就被累垮了。人渐渐消瘦,浑身乏力,饭量却日渐增加,还总感觉饥饿。家里人劝他去医院检查一下,他不以为然,仍然坚持工作着。

  直到有一天碰到一位医生告诉他:这是甲亢病,才到医院去治疗。从长治治病回来,他被调到林业局,回归他所学的专业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他敏锐地捕捉到苗木花卉即将兴起的前兆,创办了晋东南第一家苗木花卉公司,为城市建设提供了大量的优质苗木,也为阳城的花卉事业奠定了基础。就在花卉公司蒸蒸日上时,当初放疗的后遗症出现了,无奈只好放弃了事业,直至1998年去世,终年62岁。

  在庆祝建国72周年的日子里,我们不能忘却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所建立的丰功伟绩,也不能忘记像程进三一样的千千万万共产党员,带领广大人民群众为改变一穷二白的面貌,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,艰苦奋斗、战天斗地所谱写的一曲曲壮丽乐章。红卫水渠就是阳城县水利史上的一个动听音符。


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版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版 山西新农村建设网微信公众号山西新农村建设网微信公众号
山西新闻报道集

全媒体矩阵

投稿热线:0351-4885129
投稿邮箱:sxxncw@163.com
官方微博:山西新农村建设网